Jasper05

爱听歌,爱小说,宅腐双修不产粮~

唯梦闲人不梦君(一发完)


柔软的枕被之间,小曦终于安睡过去。


“尊上可是已有决定了?”华月停下手中的箜篌,轻声问道。


“嗯?”沈夜漫不经心地发出一个鼻音,给小曦掖了掖被角。华月絮絮道:“这几个孩子都不错,术法学得很扎实。只是……属下僭越,尊上春秋鼎盛,烈山部人寿命悠长,尊上为何要急着收徒?”


“……华月以为,哪个孩子最合适?”沈夜走出小曦的寝殿,略过华月的问题,向华月问道。华月知道沈夜这是不会回答了,轻叹口气,顺着沈夜的话说下去:“那个叫风琊的,术法学得最好,或许不错。”


“那个邋遢的小鬼?”沈夜轻嗤了一声,“骄狂了些。”“族老的老来子,天赋过人,难免有些娇纵。尊上若是不喜,离珍那姑娘也不错,是个稳妥的。”华月想了想,点点头。


沈夜皱起眉:“除了稳妥也没什长处了。”


华月哑口。沈夜又思索了一阵,长叹一口气,道:“罢了,就风琊罢——多教教他,性子总能拧过来的。对了,听说瞳也收了个徒弟?”“是一个小姑娘,第二轮淘汰下来的,比试时折了腿,瞳看她手指灵敏,熟稔药性,想教她偃术和蛊术。”华月答道。


沈夜“嗯”了一声,不再发话,华月便也跟着沉默下来。二人沿着路慢慢走着。走到沉思之间门口,华月准备告退,沈夜忽然开口道:“算了,收徒之事还是过两年再说——明天让瞳带他徒弟来给我看看。”华月愣了一下,这才应声道:“是,尊上”随后行礼离开。


次日,一个少年带着一只偃甲鸟来请见沈夜,自称瞳的弟子。沈夜看见少年的脸,心下莫名巨震,一时无言。瞳会错意,操纵偃甲鸟向沈夜解释道:“她家里贫穷,衣服都太破旧。我给她找了件自己当年的衣裳凑和穿。”


少年——少女吐吐舌头,垂首行礼,语气却像是撒娇:“紫微尊上晨安~”


沈夜心中奇怪的熟悉感越发重起来,一个人名呼之欲出。他向少女问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
“我叫谢瑛。”少女答道。


谢瑛……谢衣!


怎么可以!


沈夜惊坐而起,沉思之间的寢殿里,只有一豆灯烛荧荧。床边传送法阵的光芒一闪,一个平板的声音随之响起:“主人?”


沈夜稳了稳心神,理理衣襟:“无事。”沉默了一会儿,又道:“初七,过来一点。”


“是,主人。”初七应道,向前膝行两步,几乎贴在沈夜的床沿上。沈夜摘下初七的面具,凝视半㫾,又把面具扣回去,似乎很用力,又仿佛轻如鸿羽。


“无事,你退下吧。”沈夜转开眼,对初七下令道。传送法阵的光芒再次闪烁,寝殿里重又空荡起来。沈夜坐在床上,没有躺下的意思。


晨光熹微,严寒的流月城里也有了一点温软的错觉。沈夜闭了闭眼,低声唤道:“初七,替本座更衣。”


“是,主人。”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End分割线


唔,就是“谢衣早就不在了”“假如当初是瞳教导的谢衣”这两个念头相互作用,然后变成这样一个梦。


因为“谢衣早就不在了”,所以全程没有谢衣的戏份。


因为没有谢衣,所以矮子里面拔高个儿选了风琊,然后潜意识里觉得自己该有个最好的徒弟就反口了。至于明天怎么向其他人解释……这不是梦里吗对吧。


因为想念谢衣,所以冒出来一个和谢衣长得极像,名字发音也很像的谢瑛。


因为“假如当初是瞳教导的谢衣”,所以谢瑛就是瞳的徒弟。


因为不高兴谢衣变成瞳的徒弟,所以气得醒过来了。


私设《夜深忽梦少年事》《唯梦闲人不梦君》两个梦是同一天晩上的事,但是我好像没有能把这一点表现出来OTZ


嗯,设定离珍是离珠的妹妹,随手一设不重要。

夜深忽梦少年事(一发完)

夜深人静,圆形大床上空无一人,只在枕边搁着一叠青色的袍服。他想将袍服展开一观,却感觉不到自己的手。


“破军大人!”外间传来离珠的声音,“明日是您第一次参加高阶祭司议事,还请破军大人早些安寝!”


“哎呀马上就好!离珠你别催啦!”清朗的少年音带了点告饶的意味,“这可是明日要献给师尊的,今天不弄好怎么行。”


他莫名地想起,这是他受封破军祭司的第六日,他造了一个束发的偃甲,准备献给师尊。师尊的妹妹心智稚嫩,更衣尚能自理,繁复的发型却要旁人代劳,还总是指名要师尊来梳。有了这个偃甲,师尊就可以省下给妹妹梳头的时间,早上多睡一会儿了。


好吧,他必须承认,让师尊多睡一会儿是假,想要师尊多陪陪自己才是真的。


“不是昨日就做好了么?”离珠有些疑惑。少年破军顿了一下,语气似乎有些羞恼:“那个没、那个是给我、是另一件偃甲啦。”


其实就是个失败品。他不由自主地想道。当时做完了才发现缺乏自动控制组件,使用时需要有人操控,背离了自动梳头的本意,偏偏外壳过小,又是一体镂成,没有添加组件的空间,只好重做一个。至于这个,他留在了生灭厅寝殿自己用。


当然,他可不会让师尊看到这个,不然给师尊梳头的福利可就没有了。


“哈,终于弄好了。”少年破军长出一口气,紧接着就被离珠催促着回了寢殿。少年破军的容颜暴露在他的视野中,他看着少年破军用术法应付了清洁的事,白色便袍随手丢在床角,便把自己埋进了被窝里。


少年破军大约是做偃甲的精神头过去,倦意泛上来,很快就睡熟了。稚气未脱的眉眼间泛着点得意,在梦中露出一个狐狸般的笑脸来。离珠轻手轻脚收拾了那件白袍,放在了枕头另一边,随后离开了寢殿。


一夜很快过去。次日,少年破军难得地早早便起了,在离珠的协助下穿好祭司服,束好头发,不知看到了什么,吐了吐舌头,便匆匆出了寢殿,显然是去赶赴议事了。


他恍惚间有些惆怅,难得梦回故乡,他决定跟着少年时的自己去到议事厅,去看看师尊,却怎么也无法移一时心下震颤,睁开了眼睛。


梦中诸事如坠流沙般从他的记忆里消散,只剩一点惆怅的心绪保持着最后一点颜色。他看见自己坐在偃甲房中把玩着一个束发的偃甲,手边是一个偃甲蛋。


他已习惯了不去疑惑,为何自己在卧房中安寝,半夜醒来时却在桃源仙居图里的𠍾甲房中。低头看了看右手偃甲手套的掌心处,树叶齿轮的标记清晰得如同它刚被刻上去一般。


没了睡意,他离开桃源仙居,去往屋外的一座高台。清冷的月光落在他伸出的指尖上,在乌木的表面折射出一点凉意。他或许念了一联春江花月夜,又或许是一句别的。静水湖的夜风吹散了一切语句。


天边渐渐有了一点微光,他走下高台,折回了屋中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End


一点私设:


其实束发偃甲的记忆里是没有外间的对话的,那个部分来自谢偃被通天之器梳掉的记忆


桃源仙居图里那四分之一的通天之器是扫描探头那部分,无意中扫了束发偃甲和冥思盒,于是就把“有关束发偃甲的记忆”的痕迹 扫出来了,然后结合了束发偃甲本身的记忆,就……咳

(对,梦里是束发偃甲的视角 )


灵感来自那句很流行的截搭,“夜深忽梦少年事,唯梦闲人不梦君”

少女毛XDD兰花指敲萌XDD

我……

谢云流:我就这么没牌面吗?

前一篇文章里那个粉玉兰做的手帕
稍微有点小
双层,所以背面是白的
(而不是乱七八糟的线头)

玉兰花
翻转了一下,配色也改了

萌萌哒小云母~
阴影有点不太明显……

一个梦

昨天做了个梦

梦到自己变成一只叽萝

大概在参加一个宴会

自己是跟庄花来的

对面是一个(看上去)超凶的霸刀大叔

叽萝好怕怕

瑟瑟发抖

躲在庄花背后

揪着庄花的衣摆

然后被闹钟叫醒QAQ没有摸到庄花的腰QAQ



不对,我是炮萝啊???